• 【40年40人特別報道22】江蘇省文明新風集體、在云南寧蒗接力支教
  • 發布時間:2019-03-10 16:39 | 作者:admin | 來源: | 瀏覽:
  • 云南省寧蒗彝族自治縣地處橫斷山脈,與四川大涼山地區隔著金沙江,俗稱小涼山,生活著彝、摩梭、普米、傈僳、納西、壯、白、藏、苗、傣、回 11個少數民族,是全國28個特別貧困縣之一。寧蒗的基礎教育極度滯后,中考平均分比周邊兄弟縣市整整低了一百分,高考靠民族照顧分也難有學生錄取大學本科。

    筆者的長篇報告文學《支教》,第一章《1988年的選擇》,具體描述了首批支教教師楊傳進、傅士錄、趙曙凌、周榮廣和徐寶賢們報名的糾結,辭家的艱難。千難萬難到得寧蒗,一口氣還沒喘勻,劈頭就是一場暴雨,泥石流來了。道路沒了,操場沒了,全讓土紅色的泥漿給蓋住了。暴雨之后,溪水河水渾濁不清,燒不開,喝不得。水燒不開,飯煮不熟,跟高原跟海拔有關系。寧蒗縣城是個南北走向的小盆地,海拔高度2255公尺,海安地區的海拔高度只有幾公尺,把海安的生活經驗搬到寧蒗,處處不適應。

    新學校是一所初級中學,以原來的林業局子弟學校為基礎,易地重建。新學校從兩縣的縣名中各取一字:寧海中學。寧海中學校長梅德潤是海安教師的領隊,破格增補進寧蒗彝族自治縣人大常委會。

    寧海中學招生,初一四個班班班“爆棚”,每班學生六七十人。小涼山開天辟地頭一回,從八千里路之外請來了老師,全縣都轟動了,12個民族沒有哪個民族不奔走相告。讀書去!到寧海中學讀書去!熱熱鬧鬧開了學,摸底考試成績一出來,人人傻了眼。初二、初三四個班語文人均46分,數學22分,英語28分;初一新生的基礎竟然達不到沿海地區小學四年級的平均水平,很多學生連四則混合運算都不會。

    副校長劉效寧、教導主任景寶明在老家的時候就是骨干教師,擔任家鄉中學負責教學工作的副校長。劉效寧景寶明還有周樹權挺身而出,擔負起寧海中學的教學組織工作。

    此后的日子里,寧海中學反復演繹閃爍著中華民族傳統智慧的諸多成語:宵衣旰食,殫精竭慮,水滴石穿……

    1989年7月,寧海中學的第一次中考,兩個初三畢業班,88名學生,22人考取昆明、麗江等地中等專業學校,26人考取縣內外重點高中。人均考分、升學率在寧蒗排第一,在麗江名列前茅。全縣語文、數學和政治學科的“狀元”全都出自寧海中學。

    寧蒗教育局長金克在全縣教育工作會議上說:

    江蘇的教師早上起得最早,晚上睡得最晚,他們改變了我們的時間觀念,早上把寧蒗的時鐘往前撥了兩個小時,晚上把寧蒗的時針往后撥了兩個小時。

    寧蒗縣委書記阿蘇大嶺在全縣干部會議上說:

    從前我們彝家有個說法,石頭不能做枕頭,漢人不能做朋友。時代不同了,這個說法過時了!我們和江蘇海安聯合辦學,一年就取得了成效,放了衛星!江蘇老師是我們寧蒗12個民族的親人,是我們孩子的舅舅,是我們各族人民的舅舅!

    “舅舅”這個稱謂了不得。占寧蒗人口第二位的摩梭人是母系氏族社會的孑遺,《寧蒗縣志》記載,據1956年民主改革時的統計,半數以上的摩梭人家庭為母系家族。經過“文革”的沖擊,1984年,依舊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家庭為“阿夏異居婚”。“阿夏”一詞為摩梭古語,意為親密的情侶。阿夏異居婚,俗稱“走婚”,男不娶,女不嫁,終身各在各的母親家。摩梭家庭“舅掌禮儀母掌財”,舅舅幫助姐妹撫養兒女,承擔家庭中的重活累活, “受到姐妹之兒女的敬畏和尊重”。

    從“石頭不能做枕頭”,到寧蒗“各族人民的舅舅”,這個變化了不得,是情感的升華,也是文化的融合。

    九連冠

    寧蒗民族中學坐落在寧蒗縣城大興鎮南的山坡上,創辦于1981年9月,系云南省首批十九所民族中學之一。1993年8月22日,海安第二輪支教教師64人抵達寧蒗,24人由徐廣富帶隊,至民族中學,承擔民中高中部的教學任務。這是海安和寧蒗商定的擴大寧海中學辦學成果的一個嘗試。

    民族中學專門為海安老師騰出一處小院,取名“江蘇院”,很溫馨的名字。小院都是平房,一家住一套,也還寬敞。民中建在城南的山坡上,海拔高,自來水送不上去,喝水成了問題。民中的變壓器很小,三戶教師合用一只電爐,燒飯,一不留神變壓器立馬燒壞。更嚴重的是高原反應,民中的海拔比寧海中學高了不足百米,高原反應似乎厲害許多,很多人耳鳴頭暈,甚至鼻孔流血。

    徐廣富擔任民中副校長,吉家龍、朱朝書任教導處副主任,徐仲全任政教處副主任,景寶明任教導處副主任兼教科室主任。校長李長命在全校教職員工會議上宣布,高中部教學工作交由江蘇老師全權負責,任何人不得干涉。一校之長李長命自愿擔任“后勤部長”。

    1993年,民族中學高考升學率為9.9%,1994年躍升至41.3%,彝族學生馬白華一舉奪得麗江地區文科“狀元”。麗江地區一共10所完中,寧蒗民族中學此前年年高考墊底,海安教師支教一年,咸魚翻身,高居榜首。

    從第三輪起,每輪支教周期由5年縮短為3年。第三輪支教教師39人,于1998年8月23日抵達寧蒗。23名教師至民族中學承擔高中部教學任務,由劉禮院帶隊。16名教師至寧海(初級)中學任教,由錢燦帶隊。眾人剛剛安頓好行李住處,驚悉地震消息,震中在縣城東邊40多公里的爛泥箐鄉。寧蒗地處橫斷山脈,貼近印度板塊與歐亞板塊的結合點,歷來為地震多、強度大、震害重的地區。

    1976年兩次發生6級以上的地震。1988年1月發生5.5級的地震。

    10月2日20點49分,地震,5.3級。此后余震不斷,達180多次。

    11月19日19:31,5.0級;19:39,6.2級。

    防震抗震,是對全體支教教師的生與死的考驗。便是在這考驗中,1999年民族中學的高考升學率依然創下歷史新高,再一次在麗江高居榜首,在云南全省位居前列。

    1999年9月,寧海中學迎來一件大喜事。縣里通知寧海中學準備匯報材料,申報國家級“民族團結進步模范集體”。校長錢燦和副校長嚴德本挑燈夜戰,將寧海中學建校以來的各類經驗總結、事跡材料一一整理上報。云南省民委向國務院民族事務委員會推薦,寧海中學這所有著特殊歷史意義的學校得到國務院表彰,榮膺“民族團結進步模范集體”光榮稱號。

    2002年,民中高考升學率在麗江地區連續第九年雄踞榜首,是為“九連冠”。

    小涼山之子

    作為寧海中學第一任教導主任,新學期的第一聲上課鐘敲響之后,景寶明便如同上足發條的鬧鐘,從此,開始了他長達10年的支教生涯。

    很多年之后,筆者至寧蒗采訪,寧蒗人談得最多的是景寶明、朱朝書、凌開明,思念之情溢于言表。很多人記得當年景寶明朱朝書凌開明點鐵成金的功夫,都說,再差的班級,再差的學生,交給海安老師,不出一年,必見成效。

    1994年,景寶明榮獲云南省邊疆山區少數民族教育特別獎一等獎。云南省委書記出席頒獎大會,與景寶明親切握手。

  • 收藏 | 打印
  • 相關內容
2019040期双色球精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