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東方VS好未來:教育雙巨頭八年戰投版圖
  • 發布時間:2019-02-12 12:18 | 作者:admin | 來源: | 瀏覽:
  • 更快更深刻洞察互聯網商業

    ━━━━━━

    新東方VS好未來:教育雙巨頭八年戰投版圖

    抗周期的教育行業成資本風口,雙巨頭新東方和好未來如何做戰略投資?


    |劉一鳴 施安

    在探討戰略投資之前,我們需要先來看看教育行業的投資特性。

    想象一下,2011年初,有一家接近1萬員工的英語培訓公司,它的營收在27.6億人民幣(同比增速40%),凈利潤5.7億,銷售毛利率60%,PE是44倍,PB是7倍,PS是8倍,你會重倉這家公司的股票嗎?

    同樣的時間點,另一家2300人的數學培訓公司,營收在7.3億元(同比增速60%),凈利潤1.6億,銷售毛利率50%,PE是43倍,PB是5.5倍,PS是8倍。與上一家公司相比,你會把資金更多的投放在這家公司身上嗎?

    那時剛剛度過2008年金融危機,金融、汽車、高端消費類股票的跌幅記憶猶新,抗周期的教育成為不二之選。中國幼年人口下滑的隱憂還遠,隨著獨生子女政策和激烈的升學、留學競爭,這兩家公司的品類——英語和數學,都是教育中的王者。

    以上兩支股票就是教育行業的雙巨頭——新東方和好未來。錯過這兩支股票的教育領域投資者可能會后悔,但持有它們也需要很大的耐心,因為這兩家公司在第二年、第三年和第四年都表現平平,好未來更是掙扎在股價低谷,這兩支股票400%和2000%的漲幅是從2015年末才開始的。

    雖然教育領域投資存在一些劣勢,比如市場分散、玩法傳統、重資產、投資回報期長等,但教育也有剛需、抗周期、現金流穩定等優點,這些在下行的經濟環境中尤為重要,這也是近幾年教育投資變熱的核心原因。

    現金流穩定使新東方和好未來都有足夠的資金做戰略投資,他們最早的投資案例可以追溯到2010-2011年。36氪根據Wind、Bloomberg和工商資料數據統計,至今新東方有65起投資案例,好未來有121起。

    比起騰訊、阿里等互聯網巨頭發散的投資邊界,新東方和好未來更加專注,他們的投資要么針對各個教育垂直賽道,要么在教育產業鏈上下游布局,或者是應用于教育場景的直播、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項目,緊緊圍繞教育本身。

    教育行業的投資特性

    2014年,J.P.Morgan將針對教育行業研究報告的標題取為“Smarter kids are a luxury”(聰明的孩子是一種奢侈品),這篇報告預測了隨著中國人均收入的增加,和獨生子女政策帶來的影響,將令家庭教育支出飆升。2014年和2015年,亦是好未來、新東方啟動大規模投資熱潮的起始。

    教育是一個“支離破碎”的服務行業,行業龍頭所具有的規模優勢遠不及互聯網行業,就如同沒有出現全球理發巨頭或是全科室醫療集團一樣。新東方和好未來這兩家K12巨頭加起來,市場規模也只占K12整體規模的3%-5%,教育領域還沒有出現“贏者通吃”的局面。

    “新東方與好未來一直在良性競爭,因為中國教育市場足夠大,如果哪天變成我們兩家各占30%,那可能會變成惡性競爭,但教育領域平臺通吃的現象是很少的。”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對36氪說。

    另外教育的賽道和模式眾多,學科教育和素質教育,線上和線下,一對一和小班課等等;從學科類目來看,雖然最大的賽道是英語和數學,但隨著高考改革,語文逐漸興起,STEAM、編程、創客類教育大熱,音樂、美術等素質教育也正處藍海。

    新東方VS好未來:教育雙巨頭八年戰投版圖

    “教育完全是一個消費者導向的市場,一旦有需求就馬上可以出現一個賽道。”新東方企業發展與戰略規劃部總監柴明一告訴36氪。

    教育行業的另一項優勢是抗周期,俞敏洪認為資本寒冬已經來了,但教育的寒冬還沒來,反而因為資本在其他創業領域收緊,教育的前景不變,流入教育領域的資本反而更多了。“靠譜一點的教育類公司現在拿錢都很容易。”俞敏洪說。

    但抗周期性也意味著自身發展需要長周期,教育行業的很多業態不是僅靠投資就可以解決,它需要長時間的運營積累,這也使得教育類項目的財務指標很難出現爆發性增長。

    一個簡單的例子,平臺型互聯網公司喜歡搶占流量入口,再導入業務,以此獲取爆發性增長。但是在教育領域,流量的轉化率沒有想象的那么好。

    “如果搶占流量入口就可以做好教育的話,阿里早就做的比新東方大了,因為很多互聯網公司下面都有教育板塊。再例如猿題庫,雖然幾千萬學生用他們的系統在掃題,但是當猿題庫自己開課的時候,轉化率就不那么好。”俞敏洪對36氪說,他計算新東方在國內線下的市場費用不到3%,平攤到每個學生的獲客成本就是十幾塊錢,這證明了在教育領域,如果需要不停的燒錢做營銷才能獲客的話,這種商業模式不可持續,所以互聯網的爆發性玩法不適合教育。

    新東方VS好未來:教育雙巨頭八年戰投版圖

    教育類公司有著完美的現金流模型,這使得它們有穩定的資金來進行投資。這得益于教育行業廣泛采取的預收賬款形式,例如新東方、好未來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短期投資一直都比較充裕,負債主要是遞延收入(權責發生但暫時未確認的收益,類似于預收賬款)為主的流動負債。經過多年利潤和業務規模積累,截止 2018財年Q2,新東方現金及現金等價物(cash and cash equivalents)+短期投資(Short-Term Investments)為159.2億人民幣,遞延收入(Deferred Revenue)為77.3億人民幣;好未來的2018財年Q1,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短期投資為131億人民幣,遞延收入為90億人民幣。

    新東方VS好未來:教育雙巨頭八年戰投版圖

    新東方VS好未來:教育雙巨頭八年戰投版圖

    36氪根據Wind數據整理

    充裕的可支配現金,體現了教育類公司的穩定優勢,這也為公司投資布局留下了較大的空間。36氪根據Wind、Bloomberg和工商資料數據統計,至今新東方有65起投資案例,主要在B輪及以前等中早期項目為主,注重業務協同,以K12和在線教育類項目為主。按照此前我提出的“戰略投資的四力模型”來劃分,新東方多數項目歸屬于“生態型投資”,少量屬于“驅動型投資”。

    新東方VS好未來:教育雙巨頭八年戰投版圖

    我們根據戰略(Strategy)與財務(Financial)、緊密(Tight)與松散(Loose)兩個維度,將戰投劃分為驅動型投資、生態型投資、潛力型投資和財務型投資。具體可見:《巨頭如何做戰略投資?以螞蟻金服為例》

  • 收藏 | 打印
  • 相關內容
2019040期双色球精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