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蘇開展校外培訓專項整治 培訓行業面臨“洗牌”
  • 發布時間:2019-02-05 13:33 | 作者:admin | 來源: | 瀏覽:
  •   不組織任何學科競賽及相關培訓;所有內部測試及培訓結業考試不對外、不公布分數、不排名評星評等、不頒發證書……最近,書人培訓機構發布以上承諾。這也意味著長期南京娃火拼的“五星一等”證書將成為過去時。這一消息立刻在社會中引發熱議。再加上前段時間,南京摸底調查孩子校外輔導班的報班情況,此輪治理培訓機構的力度堪稱前所未有。與此同時,“減負”的話題又重新占領廣大家長的朋友圈。實習生 周欣 揚子晚報全媒體記者 李晨 王璟

      行動一:

     

      書人突然承諾:不再組織任何學科競賽!

      3月9日,南京一直以來最火爆的中小學培訓機構書人在其微信平臺上發布消息,表示“要積極貫徹落實國家四部委《關于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的通知》精神,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家長負責、對學生負責的宗旨,給廣大中、小學生提供一個寬松、快樂的學習環境……”

      其作出以下四點承諾:1、全面修訂教學內容,利用書人現有的大數據平臺,積極開發提高學生學習興趣、培養學生學習能力、減輕學生課業負擔、提高學生學習效率的課外素質拓展課程,做到不超綱、不超前;2、不組織任何學科競賽及相關培訓;3、所有內部測試及培訓結業考試不對外、不公布分數、不排名評星評等、不頒發證書,只給以定性類綜合素質評價(優秀、良好、合格);4、不向民辦及公辦學校提供任何培訓結果。

      行動二:

      南京摸底調查:孩子上了幾個培訓班?

      “課外培訓班”接連轟炸家長的朋友圈,成為重磅話題。在此之前,“你家孩子上了哪些培訓班”一度成為家長們極度關心又不愿多予評說的話題。很多家長告訴記者,學校已經開始摸底孩子在課外報班的情況。“老師已經把本學期的學費都退給我們了,還千叮萬囑,讓家長千萬不要透露補課的事兒。”一位家長親身感受到此輪治理的大力度,他分析說,盛行了很久的“團課”可能會受到很大影響。上午語文、奧數,下午英語、畫畫,五年級小學生小樂(化名)的周末永遠是滿課狀態。摸底調查時,小樂媽如實填寫了孩子的報班情況。“學生的負擔太重了,希望教育部門甚至政府能夠重視這個問題。把這些小苗越壓越彎,周末都見不到太陽,沒有喘息的機會,那他們的童年還有什么意義?”

      行動三:

      給“奧數熱”降溫,“華杯賽”被緊急叫停

      不久前,南京家長陸續接到通知,全國華杯賽決賽暫緩,等教育部重新核準后會另行通知決賽時間。相關培訓機構告知家長,賽前培訓及沖刺班一并暫停了。已有報名點通知家長退費。

      “華杯賽”是華羅庚金杯少年數學邀請賽的簡稱,是為了紀念和學習我國杰出的數學家華羅庚教授,于1986年始創的全國性大型少年數學競賽活動,被有的人認為是國內小學階段規模最大、最正式、難度最高的比賽。國內數學另外兩項重要比賽“希望杯”、“走美杯”在大部分省份暫時沒有發布取消的通知。不過此前,上海地區已經叫停數學“迎春杯”、“走美杯”等數學競賽。

      新聞背景

      治理超綱教超前學等“應試”課外培訓

      全國人大代表、江蘇省教育廳廳長葛道凱日前接受揚子晚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就我省的實際情況來看,目前中小學生課外負擔增多的主要來源是校外培訓,且存在由中高年級向低年級蔓延、由節假日向日常蔓延的趨勢。特別是一些培訓機構開展“超綱教學”“提前教學”、以“應試”為導向的培訓等,違背教育規律和青少年成長發展規律,影響了學校正常的教育教學秩序,造成學生課外負擔過重,同時也增加了家庭經濟負擔。

      葛廳長介紹,按照部署,江蘇省教育廳將聯合省民政廳、省人社廳、省工商局,在全省范圍內集中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明確治理任務和整改要求,切實規范校外培訓機構辦學行為,力求解決三個方面的突出問題:一是治理無資質和有安全隱患的培訓機構,把確保學生安全放在首要位置;二是治理數學語文等學科類超綱教超前學等“應試”培訓行為,把減輕學生校外負擔放在突出位置;三是治理學校和教師中存在的不良教育教學行為,把強化學校和教師管理提到更重要位置。

      ●什么是“五星一等”

      書人考試分為期中考試(星級考試)和期末考試(智力大比拼)。書人按照考試的人數比例來評星級和等級。期中考試評出五星、四星、三星、二星學員,其中五星最牛。期末考試評出一等獎、二等獎、三等獎和優秀獎。書人之星(數學單項)四星以上和智力大比拼二等獎以上可以直接推薦參加各類數學競賽。很多家長也將最難獲得的“五星一等”證書視為含金量很高的證書,甚至希望它可以成為名校的敲門磚。

      家長反應

      A

      有人松了口氣

      火拼“五星一等”證書將成為過去

      在南京,上書人是很多小學生周末的“必修課”,由江蘇書人教育集團組織舉辦的期中期末考試更是成為課外學習能力的重要賽事。其中獲得最高“五星一等”證書是眾多牛娃的夢想。這一現象已經持續多年,甚至一段時間內書人證書被家長們視為小升初進名校的敲門磚。

      一位小學生家長告訴記者,目前南京家長圈中最紅火的兩大培訓就是書人和學而思,很多孩子是兩個都上,其中書人期中期末的“五星一等”證書很受追捧。“這些機構的課都是各個科目捆綁報名的,不僅有春秋季班,還有寒假班和暑假班,環環相扣。考試比賽前夕還會推集訓班。而所有考試也都是要交考試費的。另外,我家還上了奧數一對一。初步算一下,我家學了快四年奧數,花費已經快10萬塊。”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甚至到了小學高年級,有牛娃為了備考這些課外考試而向學校請假。

      如果沒有“五星一等”會怎么樣?不少家長給出了答案。“你看天氣這么好,孩子都在上課,多可憐。我就希望政府好好管一管這些培訓班,要引導大家關注孩子的身心健康,不要就死盯學習。”劉女士非常支持培訓機構取消發證書,“培訓班教授的內容嚴重超綱,一些參加校外競賽的孩子被學校老師視為優等生,不參加競賽的孩子就是普通生,長此以往,孩子的學習積極性會受到挫傷。”

      有人感覺失落

      多年辛苦付出沒有“證書”衡量

      另一位家長表示,“我們該上還是上啊, 現在大家都抓得很緊,即使沒有五星一等了,總要拓展吧。多學點總是好的。”

      一位孩子在讀四年級的家長羅先生告訴記者,雖然沒有“五星一等”證書的評價,但是學業的競爭是不可避免的。“誰不想追求優質的教育資源呢?學習就是很辛苦的,大部分孩子的資質都差不多,想要比別人優秀一分,就要付出更多啊!”羅先生補充,在家庭和孩子都可以承受的情況下,他不會給孩子停掉課外培訓班。

      采訪中,也有一些牛娃家長有些失落。“我們辛苦了這么多年,馬上就要面臨小升初了,如果一下子這些課外的成績都不認了,那么對孩子來說也不公平。”一位孩子在讀六年級的家長陳女士感嘆道。

  • 收藏 | 打印
  • 相關內容
2019040期双色球精选号